精彩小说

第一百二十一章 玉环(中)

曹包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小姐,那家伙不肯上来。”小兰门也没敲便走进了自家小姐的屋子,小脸上两抹红晕,不知是羞的还是气的。

????玉环姑娘放下手中的笔,皱了皱远黛般的眉毛,细声问道:“他是如何说的?”

????“他说……他说要我……要我……要我……”小兰支支吾吾半天都没有说出来,小脸上的红色越来越深了,小拳头也是越捏越紧。

????“要你?他看上你了?”玉环姑娘愣了一下,接着便是神情古怪地道。

????小兰连忙急急摆手,“不是不是不是……”

????“那他是要干什么?”玉环姑娘看到小兰这可爱的样子,忍不住掩唇偷笑道,美人就是美人,哪怕是掩着唇,那笑颜依旧是如此地倾国倾城。如果是曹盾见了,定然又会狠狠地咽一口口水,心中偷骂:“我操,祸水!”

????小兰像是下定了决心,咬了咬牙,恨恨地道:“他说要我舔.他那里一下他才肯上来,这个无耻的人!”

????玉环姑娘听了,向上翻了翻眼,心道,人家小丫鬟又怎么招惹你了?真是……真是够无耻的。

????美人翻白眼,却翻出了几分妩媚的味道……

????玉环姑娘抿了抿玉唇,在小兰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,便就又让她下去请曹盾了。

????大厅之中。

????胖子摸着怀里的娇人,脸上表情却是没有先前那么淫.荡了,反而有些正经,其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。

????“你说说你,人家一个绝世大美人派丫环下来请你,多好的机会啊?偏偏要装.逼……”胖子左手捏了捏怀中娇人的某个头,右手点了点曹盾的头道。

????曹盾从姑娘递过来的酒杯中嘬了一口酒,美美地在喉咙里涮了涮后咽了下去,他转过头来看着胖子,不屑地撇了撇嘴道:“胖子啊,我跟你说实话吧,对这些所谓的花魁,我还真没有什么好感,甚至根本就瞧不起她们,美其名曰花魁,实际上不还是婊子吗?青楼是什么地方啊?那是让我们男人来爽一爽、体会体会大爷感觉的地方。她本身就骚得一塌糊涂却还要自命清高不见客,卖艺不卖身也就算了,一般人她连艺都不卖,这不是装.逼是什么?”

????胖子听了,觉得曹盾说得倒也挺有道理的,笑问道:“你哪儿来这么多感慨啊?我看你先前那模样儿,根本不像逛过窑子的主儿,可是现在听了你这句话,又觉得你跟大炎朝第一大嫖客似的。”

????曹盾谦虚地笑道:“大炎朝第一大嫖客我可不敢当,只是听这些卖艺不卖身的花魁的故事听多了,有些麻木了而已。我就在想,到了青楼就应该卖肉,那些风流才俊世家公子们在花魁面前人五人六,说是欣赏人家的才华,注重精神上的交流与融合。可是背地里呢?哪个不是想着花魁的模样日着自己勾搭上的女人?这倒也算得上是精神上的交流与融合了,呵呵……反观你我二人,咱们就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来的目的是什么,很清楚自己要干什么、要怎么爽。你再看看陪着我们的这几位姑娘,人家也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该干什么、怎么才能让我们爽,实在可谓是尽忠职守,不逾矩也。”

????每个行业里都有竞争,普通的多少都会对顶尖儿的有些羡慕嫉妒恨。桌上的几位姑娘听了曹盾的话,看向他的目光中俱是多了几分感激之色。伺候他的姑娘见他说了这么多口也有些渴了,连忙倒了一杯酒送到了他的嘴里。

????胖子哈哈笑道:“如果咱们两人不都是真性情,会成为这么好的兄弟吗?”

????曹盾感慨道:“是啊,这年头,像咱们这样朴实无华、纯真自然的男人已经不多了。”

????几个姑娘听了都是暗自好笑,这两人恐怕是因为一样皮厚才成为好兄弟的吧?

????二楼包间中。

????绝色公子看着亭中与胖子哈哈笑着的曹盾,纤纤玉手把玩着手中的玉杯,嘴中喃喃地道:“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?说他不好色吧,可是他却和那些臭男人一样大白天的在这青楼里面大肆宣.淫。说他好色吧,两次做那妖女入幕之宾的机会他都放弃了,真是让人琢磨不透。”

????就在他分析着曹盾的性格的时候,身边的清秀小厮道:“公子,那个丫鬟又下来了。”

????绝色公子向楼梯上看去,只见得小兰一步一步地下着楼梯,小脸上写满了不情愿。

????他忍不住扑哧一笑,那绽放开的笑颜,顷刻之间,让所有的女子都黯然失色。

????“那家伙先前到底和这小丫鬟说了什么,惹得人家这么不愿见他?”

????“哼,肯定不是什么好话。”小厮瞪了远处的曹盾一眼道。

????“曹公子,玉环姑娘说了,你若再不上去,她今夜便卷了铺盖跟你回家了。”小兰清脆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大厅。

????“什么?”曹盾和胖子一同站了起来惊叫道,嘴里能够塞满三根欧美大.鞭。

????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小兰,感受到厅中男人们如火如屠刀的目光,曹盾心中狠狠地跳了两下,日,这小妞真够狠的啊,老子若是不上去,在这厅中也呆不下去了。现在出去也不行,那可不仅仅是拂了玉环姑娘的面子,更是狠狠地抽了厅中许多男人的脸,他们想去去不得,老子人家请着去都不去,他们心里肯定会极度不平衡,不平衡到没准儿老子一出去就被敲几十根闷棍儿。

????胖子叹了一口气道:“曹盾啊,你还是上去吧。咱们虽然朴实无华、纯真自然,但是生在这浑浊的尘世,总归得泡泡污浊之水啊。”他的语气中带着几分酸味儿,说那污浊之水四个字的时候也比说其他的字重了几分。

????曹盾早已换了一副受宠若惊的嘴脸,点头哈腰地道:“玉环姑娘说笑了,玉环姑娘请我去,我哪有不去的道理?还请这位小姐姐带路。”日,去就去,谁怕谁啊,又不会怀孕,顶多让那玉环姑娘怀孕。

????胖子惊道:“你这脸怎么变得这么快?”

????曹盾悄悄凑到他耳边,苦笑道:“你以为我想啊,你看看其他男人的目光,老子要再不去,他们估计会一拥而上,扯断我的二弟去泡酒了。”说完曹盾也不待胖子说话,跟着小兰在一干男人杀人的目光中走上了二楼。

????胖子站在那里嘀咕道:“扯断你二弟,你不是没有二弟吗?哦,对了,你刚刚和我说过的,割的是蛋蛋……”

????“公子,我们怎么办?”小厮见曹盾跟着小兰上了二楼,问身边的绝色公子道。

????绝色公子轻咬玉唇道:“跟上去!”

????“这个……他们在里面,我们偷看,不太好吧?”小厮脸红道,小身段儿也有些扭捏。

????绝色公子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道,“小丫头想什么呢?咱们本就是来查探这妖女的,看看又怎样了?”

????“公子,您说漏嘴了,我应该是个男的。”

????……

????曹盾跟着小兰进了二楼的一间屋子,这屋子甚大,收拾得干净清幽,屋内檀香袅袅,让人为之精神一振。

????墙上挂着些字画,曹盾虽说不认得那些印章上的名号,但是从这些字画给人的感觉上也能看出它们都是名家之作,看其上的年号,竟然大多都是当世的名家。

????“早知道这玉环姑娘艳名满天下,没想到竟与如此多的名宿有交往。呦呦,黄先生画的菊花真好看。”曹盾看到黄先生的画,心中想着想着竟忍不住笑出了声来。

????“那老头儿没想到还真是一个风流老汉啊,不知道他还能推几分钟的车,菊花画得这么好,被推车的功夫也不错吧?”曹盾心中邪恶地想着,脸上风骚地笑着,笑容比黄先生画的菊花儿灿烂多了。

????小兰在带着曹盾进来之后便就出去了,这丫头对曹盾的恶感表现地很明显,连杯茶都没有倒一下。

????那玉环姑娘请他进来,自己却不知道到哪里去了,所以说现在屋中只有曹盾一人。曹盾看了一会儿那些字画便不再看下去了,在他看来,青楼之中挂这些东西,实在是女人的内裤——装逼了,还是前世的那些娱乐场所纯真朴实,直接挂些裸.女图,就连他.妈瓷砖上都印着裸.女……

????曹盾一个人呆着有些无聊,他也懒得看看屋里其他的摆设,直接坐到了一张小圆桌旁。

????“嗯?这是?”曹盾见小圆桌上放着笔墨纸砚,那纸上还有一列娟秀的小字,字迹娟丽秀美,一看便是女子的手笔,应该是那玉环姑娘写的了。

????“望江楼,望江流,望江楼上望江流,江流千古,江楼千古。”曹盾轻轻念道,旋即便笑了起来,这小妞摆这么一个上联在这里,莫非是要考验考验我能不能对得出来?她难道不知道穿越者都是开挂的吗?哦对了,她还真不知道。

????装逼会遭雷劈,有逼不装会遭天谴,曹盾宁愿被雷劈,也不愿遭天谴。前世据说有一个人被雷劈了之后鸡.鸡变得特大……

????曹盾淡淡一笑,拿起笔在砚台中沾了沾墨水,然后便在纸上写道:“映月井,映月影,映月井中映月影,月井万年,月影万年。”

????写完这句下联后,他又凝着眉想了一会儿,觉得这逼装得还不够,便又在上面写道:“赛诗台,赛诗才,赛诗台上赛诗才,诗台绝世,诗才绝世。”

????“还不够还不够,男人,就得对自己狠一点儿。”曹盾嘴中瞎嘀咕,手中继续写道:“听雨阁,听雨落,听雨阁中听雨落,雨阁三更,雨落三更。”

????“还不够还不够……”

????……

????当曹盾将纸写满了却还想要提笔再写的时候,却听一个女子的声音从里屋传来:“公子再写可就要写到桌上去了。”

????珠帘掀开,一个窈窕的身影从里屋走了出来,正是那国色天香的玉环姑娘。

????玉环姑娘眼中带着盈盈笑意,脸蛋晕红,秀发低垂,上面还带着些许湿气,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玫瑰花香,就像从玫瑰丛中走出的仙子一般,美丽异常。

????“玉环姑娘刚刚在沐浴?”曹盾见玉环姑娘这模样,不由地啧了啧嘴道。

????玉环姑娘咯咯笑道:“公子真是好眼力,这都看出来了。”

????曹盾狠狠地拍了自己的大腿一下,日啊,好端端的装什么逼啊,人家这么漂亮的一个大美人儿在里面洗澡,不偷看实在是天理难容啊。

????玉环姑娘目光闪烁,仿佛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似的,不怒反笑,莲步轻移凑到曹盾的身边,“公子想要看,现在奴家还可以让公子看哦。”

????曹盾连忙受宠若惊地道:“玉环姑娘您太客气了,您放心,您在里面就跟没事儿人似的洗,我保证不会让你发现我在偷看的。”

????玉环姑娘白了他一眼,没有鸟他,而是拿起桌上的那张纸看了起来。

????曹盾嗅着那在自己身边的玫瑰香味儿,看着那美人轻纱之中若隐若现的雪白香肩,心神荡漾,他真想化作这美人儿泡澡用的玫瑰花瓣儿,在美人儿的浴桶中随波飘荡,口中唱着让我们荡起双桨,心中想着让我们挺起大枪……

????“公子真是大才,玉环甚为佩服。”玉环姑娘那醉人的声音传到了依然荡漾着的曹盾的耳里。

????曹盾呵呵笑道:“大才不敢当,我只是把别人吃喝玩乐的时间用在了学习上了而已。”

????玉环姑娘扑哧一声笑了出来:“公子要是真花了许多时间在学习上,这字还会写成这样吗?”

????“玉环姑娘这话就说错了,我学习的是知识,可不是写字,字顶多也只是传播一下知识而已,并不怎么重要。我为什么要把那学习重要知识的时间花在练不怎么重要的字上呢?”曹盾说这话时一点儿都不脸红,就跟前世的中年妇女谈论大姨妈似的,非常的心平气和、不知羞耻。

????“公子你说的话可真是特别。”玉环姑娘巧笑嫣然地看着曹盾道。

????真是个勾人的狐媚子啊,曹盾都不敢看她的脸了,两人呆得久了,他自然也有些清醒了,凭上次在书院里这小妞迷惑众人的那奇异能力,曹盾就知道她绝对不仅仅是个花魁那么简单,这个小妞儿……现在的自己,还惹不起。

????“玉环姑娘请我上来,不会只是讨论我的字吧?”曹盾缓缓地走了两步道。

????玉环姑娘见这人故意离自己远了,如同赌气的孩子似的跟了上去,娇笑道:“公子难道怕我不成,小女子的闺中进了一个男子,照理说也应该是小女子害怕啊。”

????原来这里屋是她的香闺,也对啊,她总不至于跑到别人的屋里洗澡吧?

????曹盾恍然笑道:“我就说这外间怎么布置得如此优雅呢,原来这里面就是玉环姑娘的香闺啊。”

????“优雅?我见公子刚刚看了那些字画的表情可是很是不屑呢。”玉环姑娘眉头轻皱,隐有几分嗔意,却又有几分笑意,似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,惹人怜爱。

????日,这小妞偷窥我。我擦,一边洗澡一边看我,这实在是有伤风化,怎么着也得一边洗澡一边被我看啊。

????“玉环姑娘就很重视吗?如果很重视的话,就不会将这些名家的画儿随意摆在外面了吧?”曹盾看着那些画道。

????闻言,玉环姑娘美目一亮,娇笑着问道:“公子为何会这么说?”

????曹盾笑道:“我只是瞎猜的而已。如果我得了这些名家的字画儿,肯定会好好地珍藏起来,好好地保护好它们。”

????玉环姑娘看了他一眼道:“公子就没有想过,我需要用这些字画撑门面,用来突出自己吗?”

????曹盾指了指屋外道:“你也没让几个人进过你这屋子吧?撑得都是别是看不到的门面?如果真是要撑门面的话为什么不摆到外面去呢?再说了,以你的艳名,还要用这个来撑门面吗?”

????艳名?听到说出艳名两个字,玉环姑娘神色一暗,不过很快她便又恢复了灿烂的笑容,“公子可真是会说话。”

????曹盾没有看她,而是道:“姑娘到现在还没有说叫我来到底是干什么呢?难道是想用这些字画来撑门面给我看?说实话,这些字画好诗好,可是和我的比起来,还是差多了。”

????这家伙,倒还真是不要脸呢。玉环姑娘将手中曹盾写了下联的纸展开在他的眼前,狡黠地笑道:“公子所说的,就是这个?”

????“这叫抽象派,你们不懂的。”曹盾一副高人模样。

????玉环姑娘给摇头道:“我还真是不懂。”

????“玉环姑娘,你找我来到底是要干嘛?你再不说,我可就要下去了,下面还有两个姑娘在等着我呢。”曹盾说着就做出要向门外走去的姿态。

????玉环姑娘没有回他的话,而是缓缓吟道:“听雨榭,听雨诉,听雨榭中听雨诉,雨榭万年,雨诉万年。”

????“嗯?怎么吟起下联儿来了?这小妞儿还真有才学。”